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

更新时间:2016-12-09 来源:南开文明网

     我家祖籍河北省黄骅市。

祖父兄弟五个,曾祖父去世早,祖父从小放羊,种地,后来出去学了木工手艺,听说当时的木工主要是修理浇地的水车。祖父后来(估计是在民国初年)随着闯关东的人群,也来到了东北谋生。闯关东的人,也是各自干着不同的职业,祖父依然是木匠的老本行,祖父在东北,干了许多年。祖父的性格极好,沉稳不张扬、不浮躁,性格稳重,不干缺德事,没有钱的他都资助还乡,先是家中的侄子们都随他干,后来村中的其他年轻人,也有许多和祖父一起去关东。附近的村庄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:要想回老家,就找周老八(祖父叔伯兄弟排行第八)。当年许多人在外辛苦一年,不但没能赚到钱,反而年底都没有路费回家,祖父都慷慨解囊相助,给足盘缠钱。祖父出门在外,对年轻人管教极严,一般不把工资发给他们,到年底回家时再给他们,干了一年了回家能拿到钱。而一些老板,平时就把钱发给大家,一些人沾染了不良嗜好,如抽大烟、赌博、逛妓院等,将钱全部花光,到冬天年底回家,一分钱都没有了,别说挣钱养家,就是回去的路费盘缠钱都没有了,这样的人,找到我爷爷,他就没二话給盘缠钱,所以老家十里八村的人都愿意跟我爷爷出去干,家里的老人也放心。祖父虽然最后也没有赚到钱,付出了很多辛劳和心力,也叫人骗走了许多钱,但仗义疏财,解危济困,留存在人们心中,有口皆碑。老人家健康的活到九十岁,没有烟酒不良嗜好,一生勤劳。也为子孙留下了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宝贵财富。

1947年,母亲有老家来到天津和父亲完婚。之前母亲在老家是共青团员和女民兵队长,婚后,母亲坚决要求回老家,不在敌占区生活,并和公婆说,天津不解放,就不回来,坚决不在敌占区。无奈中爷爷奶奶答应了。母亲是在天津坐船到山东埕口,转道回到家中,上岸后,一路走到家,连过了十几个卡子,盘查十分严格,因怀疑是国民党派来的特务,仗着母亲是村中的干部,又是共青团员,向他们解释后,就可以继续前行了,母亲和盘查他们的人说,那是敌占区,天津不解放我就不回去,我是共青团员,愿意回到老家解放区参加革命,不愿在天津。

记得我小的时候,大概也就是不到十岁的一件事情,使我终生难忘。我在马路上看到一辆拉着一大车水萝卜的马车驶来,马车过后,有一把水萝卜掉了下来,我就顺手捡回来家。并非常高兴的告诉父亲,我白捡了一把水萝卜。父亲听我说完后,马上变得严肃起来,批评了我的行为,我心中还有些不服气,心想不就是白捡了一把水萝卜吗,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但从此我也知道了,不能随便拿别人家的财务。我工作后,谨守父亲的庭训,从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做一个诚实可信的普通人。我在图书馆工作,多年前的一次,我在读者还回的图书中,发现了有两张当时价值两百元的银行贴花,那种贴花是不记名不挂失的,如果我私自拿走,完全可以得到。但我没有那样做,把它交给了领导,受到了馆领导的表扬,并在当时的天津人民广播电台予以了报道。我从事图书馆图书采购工作20余年,坚持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,从没有私自收受书店一分钱的回扣,受到了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称赞。多年来的审计和纪检我馆购书回扣情况,我是问心无愧、安然汇报。虽然我现在不是大款,金钱不是很富有,但感觉生活过得踏实、自在。

母亲是在2014年去世的。我结婚后,母亲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。最近几年来,母亲的身体逐渐衰老了。母亲虽不是精明强干的那种女人,是一种平和、知足常乐、没有过多要求,不愿给儿女添麻烦的老人。母亲在姐姐们面前,只说儿子好,儿媳妇好,从没有说过我们的不是;姐姐们来,更是经常嘱咐母亲不要和儿媳发生矛盾,并一再赞扬弟媳的好处,一家人没有什么矛盾,都是和谐相处。有时母亲和我唠叨一些媳妇的不足,当然很多是她错误的理解,我说您和我姐姐她们念叨念叨呀,实际是想让她说出来,让我姐姐们劝解她,她却说,和人家说什么。在姐姐和外人面前,虽然她心中也一些对儿媳的误会,但当面只说好,不说坏。总说儿子好不如媳妇好。


责任编辑:张 旭

下一篇:忠厚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